破产失业潮席卷全球 多国“直升机撒钱”急救经济


居委会认为,郑某自小宝出生后,即未尽到作为监护人的义务,将小宝遗弃在居委会,不闻不问,实际上已放弃了对小宝的监护权,因此申请撤销其监护资格,并自愿要求代为履行郑某的监护职责。

此外,澎湃新闻记者从黄浦区法院获悉,对郑某涉嫌遗弃的犯罪事实,公安机关正在进一步侦办中。

法院经审理后认为,父母是未成年子女的法定监护人,有抚养、教育和保护未成年子女的义务,保障其健康成长。郑某作为被监护人小宝的母亲,在小宝出生后不久就经常去向不明,不履行监护职责,拒绝抚养,也不提供被监护人所必需的生活保障,严重侵害了被监护人的合法权益,其间郑某还存在反复吸毒、被强制戒毒两年的情形。故对于居委会要求撤销郑某监护人资格的申请法院予以支持。

目前累计追踪密切接触者2577人,已解除医学观察2502人,尚在接受医学观察6人。

在众多热心人士的悉心照护下,小宝和其他小朋友一样健康成长。但随着一天天长大,小宝已到了上学的年龄,监护人缺位的问题迫切需要得到解决。

墨西哥卫生部副部长称,虽然墨西哥目前处于疫情发展的第二阶段,也就是社区传染阶段,但是预判墨西哥的疫情不可避免将发展到第三阶段,也就是最严重的大面积传染的阶段。墨西哥政府目前已经宣布限制公共活动,包括一些非必要的政府机构都已经关停。

2017年10月,郑某强制戒毒期满恢复自由,本该重新承担起抚养小宝的责任,她却向居委会提出,自己无力照顾,希望居委会继续代为照看小宝。之后,郑某便再次离家外出不知去向。

黄浦区法院受理该案后,由三名资深法官组成合议庭,适用特别程序开庭审理了该案。

2015年,郑某终于露面,但出现的原因却是因反复吸毒而被社区戒毒。此后,在社区戒毒期间,郑某又再次吸毒,后被处以强制隔离戒毒两年。

△新闻发布会现场图(图片来源:墨西哥Milenio新闻)